公司新闻

新闻中心

来自ub8登录下载的报道:[欢迎点击此处订阅新冠病毒疫情每日中文简报,或发送邮件至cn.letters@nytimes.com加入订阅。]有白色沙滩和火山景观的济州岛,是韩国海岸外的一片天堂,但姚蕾并未感到特别放松。上月,从家乡中国舟山回澳大利亚悉尼的大学途中,22岁的姚蕾来到这个度假岛屿做短暂停留。从那以后,她几乎被困在了那里。随着冠状病毒的传播,上万名中国游客的旅行计划因整个地区法规的迅速变化而被打乱,她是其中之一。但是,岛上的当地人在面对她和其他中国游客时,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展现出对富裕中国游客的热烈欢迎态度,而是抱以担忧、歧视和恐惧。度假岛上的一些餐馆禁止中国公民入内。一家餐馆的员工要求她在那儿吃饭时不要说普通话,担心吓跑顾客。“对病毒的恐惧无处不在,”她说。“我认为这对所有中国公民都是不公平的;他们不得进入餐厅,不许讲普通话。”当澳大利亚加入其他国家,禁止直接从中国大陆入境的旅客时,原本前往澳大利亚开始下个学期的课程前增加的一个短途绕道之行,现在变成了令人焦虑、悬而未决的困境。眼下,她必须等待。根据目前的规定,她必须离开中国至少14天,才能进入澳大利亚。孤身一人在异国他乡,姚蕾感觉自己像被遗弃的难民,心灰意冷。她说:“我只想呆在一个安全的地方。”对病毒的恐惧在世界各地引发歧视。在日本,#ChineseDon’tComeToJapan(中国人不要来日本)的标签最近在Twitter上流行起来。在新加坡,成千上万的居民签署了一份请愿书,呼吁政府禁止中国公民入境。甚至在中国,人们会留心疫情暴发中心湖北省特有的口音,避开来自那里的居民:在公共交通工具上远离他们,拒绝他们进入餐馆和其他公共场所。姚蕾在浙江舟山过完春节后来到济州岛。这个沿海省份是新型冠状病毒暴发的重灾区之一,确诊病例已超过1100例。到达济州岛一天后,澳大利亚政府限制了近期有中国大陆旅行史的人入境——该禁令将于周六延长。这项禁令给成千上万的中国学生带来了麻烦,他们占澳大利亚大学国际学生人数的很大一部分。现在,在网络聊天群里,学生们正在辩论为了赶上新学期去第三国停留14天的好处,包括泰国或阿联酋。 上周,人们在中国驻首尔大使馆外进行抗议活动,呼吁禁止中国人入境韩国。
上周,人们在中国驻首尔大使馆外进行抗议活动,呼吁禁止中国人入境韩国。 Ahn Young-Joon/Associated Press
姚蕾认为,自己比困在湖北或中国大陆其他地区的朋友更幸运。作为解决办法,一些大学表示将提供在线课程或允许学生推迟学期。尽管如此,她还是与成千上万人一起在一份请愿书上签名,呼吁推迟开学日期。2月2日,济州岛还无限期暂停给中国公民的免签政策,这使限制生效之前就已抵达的姚蕾陷入了不确定的境地。截至周三,在韩国已确诊28例CORVID-19病例。自从抵达济州岛以来,姚蕾几乎不外出,而是选择与朋友玩网络游戏,准备驾照考试。她将自己遭遇的偏见发在社交媒体上,并说,尽管她支持自我隔离等措施,但匆忙颁布的旅行禁令却“很伤人”。她收到了几位中国人的回应,其中有些人说她情绪化而且没文化。她确信自己在中国境外度过两周能够返回澳大利亚后,最终在上周五预订了经马来西亚转机去悉尼的机票。但是从那以后,马来西亚禁止了来自浙江的游客,她上个月还在浙江。现在她担心,即使在马来西亚转机也会有问题,而且她可能面临折返。“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麻烦,”她说。“但这是我唯一的机会。”